• 福建莆田一村小僅剩一名六年級學生,家長有意初中轉到縣城讀

    福建莆田一村小僅剩一名六年級學生,家長有意初中轉到縣城讀

    濟川村是福建省莆田市唯一同時擁有“中國歷史文化名村”“中國傳統村落”兩塊金字招牌的鄉村。2000年修建的濟川小學三層教學樓,如今一樓改成了村衛生所,二樓左邊第一間教室還在使用,其他教室堆放雜物或作為教師宿舍、廚房。陳強/攝

    新年第一天,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慕名前往福建省莆田市濟川村,這里有宋代天堂宮、宋代古橋、宋代古井、千年古樹、云山書院、鄭氏書堂遺址等眾多人文和自然景觀,當地人說這是一個“具有兩千多年歷史的漢代古村落”。

    在位于村口的濟川小學三層教學樓,教室里只有一張堆滿課本和作業的書桌。

    今年51歲的溫先鳳長期在這所小學任教。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1998年9月,他剛到濟川小學任教時,有23名老師和500多名學生,“每個年級都有兩個班,還辦有幼兒園”。現在,全校只剩下一名六年級的學生,兩名教師、一名保安和一個即將退休的炊事員。

    與溫先鳳搭檔的57歲教師林國珍是這所學校的負責人。他說,2006年全校還有200多名學生,從2009年開始學生人數驟降到兩位數,2016年變為個位數,2017年只剩下兩名幼兒園學生。2018年從城里轉學回來一名五年級學生,加上兩名幼兒園孩子,全校是3名學生。2019年,兩名幼兒園孩子被家長帶到城里讀小學,學校就剩下一名六年級學生。

    該校唯一的學生是一名12歲的女生。據她母親介紹,女生剛上學時在濟川小學就讀,后來考慮到同學太少,四年級時就轉到仙游縣城關的一所小學寄讀,由奶奶在當地租房子陪伴。“一年下來,多花費了上萬元,家里經濟受不了,而且老人家在縣城也管不好孩子,所以五年級又轉回村里來讀書”。

    記者問這名女生小學畢業后準備去哪里讀書,她低頭盯著手機邊玩游戲邊搖頭卻不作聲,她母親接過話茬說:“鄉里有初中,但學生很少,最好能到縣城的中學去讀。”

    溫先鳳分析,導致濟川小學學生大幅減少的原因有三個方面:一是農村出生率下降,生源越來越少;二是城鎮化步伐加快,青壯年紛紛帶著孩子到城里謀生、買房定居。濟川村戶籍人口3000多人,學齡兒童150多人,但常住在村里的大約600人,多為老人和婦女;三是隨著學生數的減少,一些家長認為村小教學質量不高,就隨大流把孩子轉學到外地就讀。

    盡管只有一名學生,但兩位老師還是盡心盡職,認真完成教學任務。每天六節課,上午下午各三節,除了輪流上語文、數學課,還開設了科學、思想品德、地方教材三門科目。

    “音樂課,我們兩位老師都不懂得唱歌就沒法上;體育課,就到操場上活動活動;英語課,上個學期鄉中心校每周派英語老師乘車10公里過來上兩節,這個學期英語老師調走就沒上了。”溫先鳳介紹說,自己教的這名學生成績還不錯,上個學期末統考,她在全鄉3所小學6個五年級學生中考了第一名。

    福建莆田一村小僅剩一名六年級學生,家長有意初中轉到縣城讀

    濟川小學唯一的學生在教室里學習。羅麗娜/攝

    濟川小學曾經的輝煌,令當地人引以為豪。據濟川村官方微信公眾號“人文濟川”的一篇文章介紹,“高考制度恢復以來,濟川村清華‘三連冠’、父子‘雙清華’、‘父清華、子北大’、‘兄清華、弟北大’等高考奇觀不斷涌現。據不完全統計,有12人考上清華、北大,本科、大中專院校畢業生有800多人,16人獲博士學位,52人獲碩士學位,高級專業職稱和處級以上干部近百人。”

    潛心挖掘研究村史的古稀老人林光華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濟川村的耕讀文化有上千年的歷史,村里的鄭氏書堂遺址和唐代云山書院是最好的見證。新中國成立伊始,濟川村就開設了完全小學,“我的父親和弟弟先后在這里當過校長,培養了不少人才。上世紀80年代,我們村連續3年都有人考上清華大學,仙游縣一中很喜歡招收濟川小學的畢業生。”林光華說,現在學校只剩下一名六年級學生,再過半年畢業后,如果沒有新的學生,這所有著70年歷史的學校就可能停辦。“我們正在努力爭取把學校保留下來,以保存歷史文化底蘊”。

    清華大學材料學院研究生林逵2001年至2007年就在離家不足百米的濟川小學讀書。“當時學校每個年級都有兩個班,每個班有50多個學生。”林逵說,現在農村學校的教學質量和城里相比差很多,許多家長為了追求優質教育資源就到城里買房。面對農村學校沒落的狀況,他感嘆道:“很可惜,但也沒辦法,只能順其自然了。”

    上一篇:高考作文備考:熱點時事素材十篇 (4)



    下一篇:西安一六年級男生酷愛書法 畢業70余幅作品送同學

    快乐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