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.write('
') 一捆玉米桔 /唐鳳華 - 作文網
  • 一捆玉米桔 /唐鳳華

    特別提示作品一經本平臺錄用,將可能再選發在‘都市頭條、一點資訊、搜狐新聞、微信公眾號’等媒體平臺!

    一捆玉米桔

    /唐鳳華

    昨天,連隊群里發了條(禁燒秸稈)的消息。突然,在我眼前出現了母親背玉米桔的一幕,那眼神茫然而無奈,象一幅雕象,又象極了收租院里的母親。頓時,我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溢滿了痛。

    據大姐講,我出生的第三天,家里發生了一件大事。這天上午,勤勞也愛喝酒的父親,高興地拎回來一瓶北大荒酒。母親順口說了句:“這瓶酒錢夠買個暖瓶了,省得我喝壓鍋水!"想不到這句話惹惱了父親,他象撇手榴彈一樣,嗖的一下把酒撇出去,正好酒瓶撞到院里的磨盤沿上,就象刀削的一樣來個"脖齊",白酒咕咚咕咚往出流,大姐嘻笑著跑去拾起來。父親生氣地走了,母親心痛得直流淚。

    人說大痛莫過心死。母親是位通情達理的人,一張標準的瓜子臉,性格溫柔說話辦事從不傷人。而父親是個火爆脾氣,沾火就著,他倆性格迥然不同。

    我是63年二月初四生日,驚蜇時節。我的出生是驚險的也是幸運的。我躲過了3年自然災害的苦難,聽母親說,我一著炕就又白又胖,母親生我時己經39歲了,我身上有大哥二哥和4位姐姐。九口之家,全靠父親和大哥微薄的收入,日子過得捉襟見肘。

    母親是這個家里的"推磨人“。吃喝拉撒,縫衣補帽都離不開母親的一雙小手。她是一位恨家不起的女人,是一位不等吃完上頓,就得掂對下頓的妻子,也是一位睡夢中都在干活的母親。她在貧窮的邊緣掙扎著,象一只疲憊的燕子,有一丁點食物,也要送給孩子們,心里絲毫沒有自己。

    此刻母親悲痛欲絕,她狠下心來,為襁褓里的嬰兒吮吸了最后一次乳汁,拿起繩子向門外走去……

    二月春風刺骨寒。更何況產后3天的母親,寒風象針錐一樣,毫不留情地刺向母親的肌膚,也痛在她的心里。田野里的雪剛剛融化,母親漫無邊際地在大地里走著,眼淚象斷線的珍珠一樣滾落下來,她一步步向6號地山丁子樹奔去,想結束自已年輕的生命,從此一了百了,再無憂愁和煩惱……突然,一聲嬰兒的啼哭讓她打了個冷戰,死的念頭也一起打消了。媽!媽!媽!這不是孩子在吶喊嗎?不能死!不能死!為了孩子們也得活下去,一根心弦拽著她加快了回家的腳步。母親走著走著,看見腳下裸露的玉米桔東一棵西一棵,她順手彎腰拾起來,捆了一大捆,扛在肩上,吃力地向家奔去。

    母親出走后,當時家里最大的大姐才11歲,她一開始沒太在意,過了好半天不見母親,她慌了,我也哭鬧不止。姐姐們東西二院早了個遍兒,也見不到母親的身影,又分頭去找。東院80多歲的錢家舅奶手打遮地向西望,正巧母親扛著一捆玉米桔,出現在她視線里。夕陽無精打彩地下沉著,一位母親肩扛一捆玉米桔,那表情莊重而神圣,她身上扛的不僅僅是一捆燒材,而是一副沉重的十字架啊!

    這就是我的母親,一個以柔克剛的母親;一個忍辱負重的母親;一個沒讓天塌下來的母親;一個給了我幸福一生的母親!

    一捆玉米桔 /唐鳳華

    作者簡介:唐鳳華,北大荒作家協會會員。目前在紅興隆經營麻辣香鍋快餐店,偶發作品,紙媒平臺,文如其人,真情獨白。

    征稿啟事

    原創作品和朗誦作品長期征稿

    《作家美文》小作家學生專欄征稿

    投稿作者請進(公告)

    投稿作品獎勵規則:(1)投稿作品有30位讀者留言或者閱讀量400以上的,將再發表于搜狐新聞(或都市頭條或今日頭條)。閱讀量800以上,將再發表于都市頭條(或今日頭條)、搜狐新聞、一點資訊等媒體平臺推廣您的作品。多個不同類別的平臺發表作品會讓作品在網上可以容易搜到,慢慢積累知名度。(2)作品有二十五位讀者留言或者閱讀量八百以上還將獲得‘ 作家美文·人氣作者稱號,再次在平臺發表時將注明該榮譽稱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上一篇:描寫自然景物的好句好段,簡直美得不像話,閱讀寫作都很好!


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快乐彩